[关闭窗口]
论“素质教育”与“应式教育”的对立性
发布者:刘丽华    发布时间:2012/7/11 11:13:00    浏览次数:1163

                 论“素质教育”与“应式教育”的对立性
                                                扈中平
      经多年努力,素质教育的实施尽管仍远未改变中国教育的现状,但其概念、理念和价值取向已为越来越多的人所认同,并已对教育产生了积极影响。然而,在对“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的概念以及二者关系的理解上,仍然存在着一些混乱的思维方式,诸如误解“应试教育”的概念和混淆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的关系等。这一类认识目前仍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对此有必要加以澄清。
      一、“应试教育”究竟是一个什么概念
      至今,人们对“应试教育”这一概念的认识仍然是模糊不清的。要真正理解这一概念,首先必须把“应试”和“应试教育”区别开来,不能混为一谈,认识到这一点很重要。其实,“应试”首先是一个中性概念,它首先表达的是一种事实判断,揭示的是考试与应试之间的事实关联,即考试与应试之间在事实上的必然联系。从客观上讲,考试与应试一般不可能是二元分裂的。有考试必有应试.考试是一种评价手段,是一种价值导向。考试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促使教者和学者按照其要求去应试,从而对教育活动的价值走向进行制约.对人的培养质量和规格加以规范。如果只有考试而没有应试,或者说考试与应试是二元分裂、南辕北辙的,那考试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即便存在。也没有什么意义可言。因此,从考试与应试的必然联系这一事实判断的意义上讲,应试首先是一个中性概念,无可厚非,它既非贬义.也非褒义,而在现实中它既可能是贬义的,也可能是褒义的。这主要取决于它的价值内涵。
      “应试教育”与“应试”不同。在我国教育的现实中,“应试教育”是一个特定的概念,并非泛指,并不是因为一种教育中只要有“应试”的事实存在,它就是“应试教育”。应试教育有其特定的内涵和价值取向,它不是对我国教育中存在着的应试事实的概括,更“不是对我国现行基础教育的概括,而是对其中存在的单纯以应试为目的而产生的诸多弊端的概括。否定‘应试教育’,不是要否定现行的教育”。因此,“应试教育”在价值上是一个贬义性的概念。在我国的教育中,应试教育指的是一种考试主义或一种以考试为中心并对其他教育价值具有强烈排斥性的教育。在这种教育中,考试和应试几乎成了教育的唯一目的,一切为考而教,一切为考而学,考试和应试成了教育活动和人的发展的异己力量,教育者和受教育者都成了考试和应试的奴隶。可见,“应试教育”表达的是一种价值判断,提示的是一种考试与应试之间的价值联系,而且是一种错误的联系。在这里,应试教育已关涉到了考什么、怎么考,应什么、怎么应,为什么考、为什么应等一系列重大教育价值问题。所以,对特定意义上的应试教育的理解,不能从“有试必有应”的简单性事实关系中去把握。在教育中,价值往往比事实更本质,更深刻,也更能说明问题。
      理解“素质教育”的思维方式亦当同样如此。“素质”首先也是一个中性概念。因为素质首先是一个事实,它包括人所具有的所有生理的和心理的品质,诸如知识、能力、个性、品德以及体质等。正因为如此,所以有人在为应试教育辩护时才会认为,“应试教育不也提高了人的素质吗?”“应试能力本身不也是一种素质吗?”仅就事实判断而言,这话是对的。任何教育,包括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在内的人类历史上的所有教育,总的讲对人的素质都会有所增进,因为任何教育都会多多少少传递一些人类文化的一般知识,从而使人得到某种发展。在应试教育中,学生积累了大量的知识,被人所掌握了的知识当然就成了人的一种素质,中国学生在这方面不仅素质得到了提高,而且堪称世界一流。应试能力是不是一种素质呢?当然是,而且是一种高超的素质。在我国这种特定的应试教育中,要求学生必须具备超强的记忆力、模仿力、认同感,以及各种娴熟的技巧,甚至包括猜题、押题等种种能力和技巧;此外,还要求学生必须具备安静、细心、谨慎、听话等心理品质和人格品质。所有这些,当然都是素质,而且需要长期的积累和修炼。然而,素质总有一个价值取向问题,因为不同性质和不同发展水平的社会对人的素质有不尽相同的要求。在特定的社会中,素质总有一个好坏优劣、高低上下、积极消极之分。因此素质尽管在理论上是一个中性词,但在现实中它总是具体的,有其特质的,某种素质既可能是贬义的,也可能是褒义的,这同样主要取决于它的价值内涵。
      在我国现实的教育中,“素质教育”同样是一个特定的概念,它是直接针对应试教育提出来的。“素质教育”并不是因为它包含有“素质”这个概念,也不是因为这种教育能够对人的素质有所提高,而是因为它有其特定的价值内涵和价值取向,在于它对要培养学生什么样的“素质”和采用什么样的方式提高学生的“素质”有不同的选择和追求。针对现实中贬义性的“应试教育”而提出来的“素质教育”,当然是一个褒义性的概念。
      有人说,素质教育还不是要考试!既然如此,那还批什么应试教育呢?这种说法的逻辑是,素质教育也不能不要考试,而有考试就当然有应试,所以素质教育说到底还是应试教育。这种思维逻辑实在有些荒唐,令人不可思议。如果有考试的教育就是应试教育,那古今中外的教育在这个意义上讲都是应试教育。这就把“应试教育”这一对“我国现行基础教育”中“存在的单纯以应试为目的而产生的诸多弊端的概括”的具有特定内涵的概念泛化了,就把事实判断与价值判断混为一谈了。这种思维障碍,是导致至今许多人对批评应试教育抱有不平和对素质教育怀有抵触情绪和悲观情绪的重要原因。
      不错,有考试必有应试,但有应试的教育不一定就会成为我们所说的那种特定意义上的应试教育。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之所以有本质区别,并不是因为应试教育中有考试与应试,因为素质教育中同样有考试与应试;也不是因为只有素质教育才能提高人的素质,因为应试教育同样也能提高人的素质。二者的区别主要不在事实方面,而在价值方面。两种教育都有考试与应试,区别在于考什么、应什么,怎么考、怎么应、为什么考、为什么应;两种教育都可以提高人的素质,区别在于提高的是人的什么素质,提高了多少以及怎样提高。如果只看教育中是否有考试与应试而不看考什么、怎么考,应什么、怎么应以及为什么考、为什么应,那全世界的教育都是应试教育,因为全世界的教育都有考试与应试;如果只看教育是否提高了人的素质,而不看提高的是什么素质、提高了多少和怎样提高,那所有的教育也都是素质教育,因为任何教育都可以对人的素质有所提高。按照这样的思维逻辑,即凡是有考试的教育都是应试教育,凡是提高了人的素质的教育都是素质教育,这样看问题,那还有什么意义和针对性呢?教育学上的许多概念,诸如“教师中心”和“儿童中心”、“社会的教育目的”和“个人的教育目的”等,离开了特定的现实背景和价值内涵,其比较和争论都会变得无甚意义,也无所谓什么优劣正误之分。正如杜威所说:“诸如个人的教育观和社会的教育观这类术语,一般说来,或者离开了上下文,就毫无意义。”对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的认识同样如此。    这样看来,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的本质区别并不在于它们在形式或事实上是否有考试与应试,而在于考试与应试的根本价值取向是否与教育的宗旨和人的健全发展相背离。素质教育也有考试,自然也有应试,但它应的是素质教育之试,应的是有利于学生健全发展之试,应的是合乎教育宗旨之试。这样的考试当然要积极认真地应对,理直气壮地应对,应对得越好,某种意义上教育的质量就越高,学生的素质就越高。
      也须指出,随着素质教育的推进,特别是随着新课程的实施和考试改革的深入,虽然考试的价值导向逐渐趋于正确,逐渐更有利于促进学生素质的健全发展,但必须认识到,素质教育决不能是考试主义和考试中心的,决不能以考试和应试来排斥基础教育的宗旨,素质教育必须以学生的发展为中心,考试是为学生的发展服务的,它是手段,不是目的。在任何情况下,应试与提高素质之间都有不一致的一面,再科学、再合理的考试,都是相对的,都有其不可逾越的局限性。因此,学校教育与教学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完全局限于、屈从于考试,惟考是从,完全围着考试转。因为,素质教育不可能把所有所学科目都纳入到考试尤其是升学考试的范围,即便是考试科目,也不可能在考试中将其所有内容覆盖。基础教育的教学科目和教学内容是非常广泛和丰富的,对人的发展都有其不可替代的价值,但却不可能都纳入到升学考试的范围,否则学生将不堪重负。如果以考试主义的态度来对待考试与应试,那就势必造成学校的一切工作完全围绕考试转,教师为考而教,学生为考而学,考什么就教什么、学什么,考多少就教多少、学多少,对不考的科目和内容就无视和轻视。这样的教育教学就有悖于教育的宗旨和学生素质的综合发展与协调发展,更会使德育、体育、美育和社会实践等落空。再者,无论多么科学、合理的考试,也不能对其过度重视,否则,即便是素质教育意义上的考试,也会异化为教师和学生的对立面,使他们沦为考试的奴隶,甚至不惜采取摧残个人生命和破坏自我发展的方式去达到过于功利性的目的。
      二、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具有价值上的对立性
      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是否具有对立性,一直存在着争议。许多人,特别是教育实践工作者很难接受两种教育具有对立性的观点,因为这主要牵涉两个问题。第一。如何评价以往的教育?认为如果把两种教育对立起来,就意味着对以往教育的全盘否定,这至少在感情上很难为教育实践工作者所接受。难怪当有人说“我们广大的中小学教师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两袖清风,为祖国的教育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但却被‘应试教育’这四个字就概括了、否定了”这类颇具煽动性的话时,很容易引起教育实践工作者的共鸣.第二,素质教育难道就不要考试了吗?既然素质教育也是要考试的,那又怎么能说它与应试教育具有对立性呢?对这两个疑问,前面已经作了部分解释。
      对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是否具有对立性这一问题怎么看,首先有一个思想方法上的问题。人们在争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往往停留在对具体事实的关注上,忽视了看问题的思想方法,即怎样理解“对立”,在什么意义上理解“对立”。看问题的方法不同,对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的关系的理解就有所不同。    什么叫“对立”,对立即“两种事物或一种事物中的两个方面之间的相互排斥、相互矛盾、相互斗争”。对立可以分为事实性的对立和价值性的对立。事实性的对立是指事物间具体存在或具体形式上的相背,如阴与阳、正与负之间事实存在上的相背。价值性的对立是指事物间意义上的相背,如个人本位与社会本位、教师中心与学生中心之间意义上或价值追求上的相背。事实性的对立和价值性的对立在某些事物间可能是同一的.即事物间既存在着事实上的对立,同时又存在着价值上的对立;两种对立在某些事物间也可能是非同一的,即事物间在外在事实上并不具有排斥性但在内在价值上却有着排斥性。应该承认.在社会人文领域,判断两个事物间是否具有对:立性.在根本上应着眼于价值层面而不是事实层面,因为价值比事实更为本质。
      说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并非具有对立性,如果从两种教育具有相互包容关系,即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都包含有一些共同的教育事实,特别是从两种教育都包含有考试与应试,都包含有对考试分数和升学率的追求,而且也都能对学生素质的提高有所促进等意义上讲,这个观点是可以成立的。说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具有对立性,如果从两种教育的对立是指根本意义上的对立,是指价值取向上的对立,这个观点同样也是可以成立的。显然,说两种教育并非具有对立性的观点,基于的是一种事实判断;说两种教育具有对立性的特点,基于的是一种价值判断。应该说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的对立只能是指二者在教育价值上的对立,即在什么样的教育是更好的教育、什么样的教育是更适合人的发展的教育这类教育的根本价值取向上的对立,但并不意味着二者不包含有某些共同的教育事实和教育元素。
      应试教育是对我国基础教育中重大弊端的概括,是一个特定的概念,素质教育就是直接针对这种弊端而提出来的,它们之间不可能不存在价值上的对立性,比如:应试教育追求的是为考而教、为考而学,素质教育追求的是为发展而教、为发展而学;应试教育是一种片面发展的教育,素质教育是一种全面发展的教育;应试教育面向的是少数学生,素质教育面向的是全体学生;应试教育提倡的是重复、模仿和被动接受的学习方式,素质教育提倡的是自主学习、自我建构和探究式的学习;应试教育压制个性和创造性,素质教育鼓励个性和创造性;应试教育造成知识和学科的孤立与割裂,素质教育注重知识和学科的关联与整合;应试教育导致读死书、死读书,素质教育重视解决实际问题能力的培养;应试教育提高的多半是人的记忆力、模仿力和解题技巧等表层素质,素质教育更关注人的智慧、能力和创造性等深层素质的开发与激活。
      从以上意义上讲,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显然具有对立性,这种对立性主要表现在教育的价值取向上,而不是表现在教育的具体事实上。就拿考试来说。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的对立性并不在于形式上和事实上是否都有考试,而在于考什么、怎么考、为什么考,在于考试的价值取向是否符合社会发展的需要、人的发展需要,以及人性的内在需求。如果有考试的教育就是应试教育.那难道只有取消考试才能搞素质教育吗?这岂不荒唐。
      一直以来总是有人在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关系的认识上持一种混乱的思维方式,不明白应试教育是一个特有所指的概念,是对我国现行教育所存在的单纯以应试升学为目的而产生的种种弊端的概括的一个特定的概念,把事实上的“考试”与价值上的“考试主义”混为一谈,把事实上的“应试”与价值上的“应试教育”混为一谈。正是基于这种思维方式,有人提出了所谓“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并举”的主张。如有学者指出:近年来,我国一些教育界人士推崇美国的素质教育,事实上,美国在20世纪80年代已经认识到过分强调素质教育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并已增加了教育过程中的考试,即我们所认为的“应试教育”。因此,应该实现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的有机结合。他认为,应试教育虽然有诸多弊端,但并不能因此完全否定它,把它作为素质教育的对立面和障碍;应试教育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不能完全取消它、抹杀它,“学习、考测;再学习、再考测”。可谓是学习的周期和法则的表现,符合认识规律。显然,这种论断把“应试”和“应试教育”混为一谈了.混淆了事实与价值的界限,其逻辑就如前所指出的:有教育就有考试,有考试就必然有应试,有应试自然就是应试教育。这种逻辑是站不住脚的。然而,类似的看法目前还有相当的普遍性,这种思维方式已成为深入实施素质教育不可忽视的阻抗力。这里还须澄清一个认识,美国学校近些年尽管的确是加强了考试,但必须指出:第一,美国学校是在素来不大重视考试的前提和背景下适当加强考试的,这与我国教育的背景完全不同;第二,美国学校加强考试,绝不是要搞我们所认为的那种“应试教育”,更不会改变美国教育的主流价值观;第三,美国教育所存在的种种弊端,其原因并不是什么“过分强调素质教育”,而是有其复杂原因,加强一些考试,并不意味着是要少搞一些素质教育,而恰恰是要通过考试的加强和改革进一步提高和改善学生的素质,考试和提高素质之间怎么可能天然就是二元分裂的呢?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在价值上虽然具有对立性,但考试和应试与素质教育以及提高人的素质之间并不当然具有对立性。这样看来,上文论断之所以不恰当,其思维根源在于未真正理解“应试教育”这一特定概念,把否定应试教育与取消考试等同起来了,更不清楚“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对立的性质和内涵。
      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能不能在教育中并举?这要看以什么样的思维方式来看待这个问题。如果把“应试”看成是一个褒义词,即所谓应试是应素质教育之试,那么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在本质上就是统一的,就无所谓什么并举不并举;如果把“应试”看成是一个中性词,即仅着眼于有考试必有应试的事实判断,而不涉及考什么、怎么考、为什么考,应什么、怎么应、为什么应等价值判断,那么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的关系就是含混的,就不能笼统地说什么并举不并举;如果把“应试”看成是一个贬义词,即应试教育是一个如上所说的特定的概念,是一种考试中心和考试主义的教育,那么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在教育的基本价值取向上就具有对立性,就不能并举。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并举的观点之所以是不恰当的,主要有两点不当。一是混淆了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的价值界限,不明白应试教育是一个特定的概念,不明白否定应试教育并不是要否定考试和应试本身,而只是要否定其中错误的价值取向;二是认为考试、应试与素质是二元分裂的,没有关系的,所以才要一手抓考试,一手抓素质,它们之间似乎是两码事。其实素质教育所要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要改造考试的价值导向并尽可能实现应对考试与提高素质的统一,但这并不能称之为上面所说的那种“并举”,因为这种“并举”并未言及对应试教育的价值改造,而只是着眼于考试的事实存在。
      当然,不能不承认,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在当前的教育现实中的确在不同程度上是并行与并举的,但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两种教育的并存和双重挤压所造成的一种无奈之举,并非教育实践工作者的意愿。在应试教育逐步向素质教育转变与过渡的过程中,在应试教育的价值取向及种种做法开始被动摇而又远未被克服、素质教育开始实施而又远未真正建立起来的情况下,两种教育的并存便造成了两种教育价值取向对现实教育的来自两个方面的双重制约和双重挤压。一方面,在现实的、难以抗拒的单纯以应试升学为导向的社会压力和学校评价的迫使下,学校不得不对这种价值导向有所顺应,不得不坚持应试教育的一些不恰当的做法,以在激烈的办学竞争中维持学校的生存;与此同时,学校还须面对素质教育包括新课程实施的导向和要求,因为在这种背景下各种升学考试的价值取向也在发生变化。近几年的考试改革,正在逐步朝素质教育和新课程倡导的价值取向接近,以往那些应付升学考试的陈旧做法,如汗水加时间、题海战术、死记硬背、严重偏科等,虽仍然有效因而不得不有所坚持,但又不如以往那么有效因而又必须在提高学生内在素质,如创造性、分析和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知识面和综合素养等方面下一定功夫。在这种情况下,在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渐进性的转变过程中,学校不得不同时应对仍然存在的应试教育和逐渐兴起的素质教育两种价值取向,即两种教育并举,但这与某些学者所倡导和鼓励的“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并举”的主张是根本不同的。现实中所存在的两种教育并举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无奈之举,是为了应对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两种教育价值冲突所造成的教育两难困境的权宜之计,是正常的和可以理解的,但又是不宜公开宣扬和鼓励的,更不是以承认和接受应试教育的价值取向为前提的。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