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没有失败的学生,只有失败的教育
发布者:李玉安    发布时间:2012/3/2 14:46:00    浏览次数:1398
没有失败的学生,只有失败的教育
──都是评价惹的祸
福建省安溪县第三实验小学 李冰霖

俗话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当前评价的改革与否,已经成为当前教育改革的瓶颈,关系到教育改革的成败。正如,福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孙绍振先生谈起当前我国教育改革时所强调的,改革首先要从评估体系改起,否则,所有的改革都是空洞的、无效的。那么,如何对待评价问题呢?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有这么一个故事:

一位老太太多年来不断抱怨住在她家对面的一个女人很懒,“那个女人的衣服永远洗不干净。看她晾在院子里的衣服总是有斑点。我真的不知道,她怎么连洗衣服都洗成那个样子……”直到有一天,有个细心的朋友到她家去,才发现了问题所在。他拿了块抹布,把这位太太家窗户上的灰渍抹掉了,说:“看,这不就干净了吗?”原来,是这位老太太自己家里的窗户脏了。

这个故事不能不引起我们的反思,当我们在看待一个学生学习成绩的时候,当我们在评价学生优劣的时候,是不是我们已经带着一副有色眼镜?是不是我们的评价标准产生了问题?

多一把衡量的尺子

在新加坡,有这样一个寓言故事:

动物王国的臣民非常羡慕人类把小孩送进学校读书,于是在动物狮子的召集下,创办了一所动物学校。开学时,各种动物纷纷把自己的孩子送来学校,最讨人喜欢的是小白兔,它干净漂亮,跑得最快的是小老虎。一个学期下来,自然要进行期未考试,小白兔能跳但不会飞,小老虎能跑但不能游泳。各种小动物不是有这个缺陷,就是有那个不是。考下来,没有哪个及格,勉强及格的只有小蚯蚓,据说它能钻地、能入水、能岸上爬。

这则寓言生动地阐述了用什么样的人才观和质量观来评价学生的问题。不同的评价标准,得到的肯定是不同的评价结果。无疑,白兔也好,老虎也好,它们各有各的优点,各有各的不足,各有各的特色,各有各的差异。如果我们多一把衡量的尺子,就会多出一批好学生;如果用统一的标准来衡量,他们就会变成所谓的“差生”。

优劣并无定论

其实,我们应该知道,学习成绩的优劣和思维的创造力并不成正比。

有这样一位初为人师的老师,依据成绩把班里的学生划分为优等生、差等生。一次,她要求每一位学生写一篇《我爱祖国》的短文。第二天,作文交了上来,她先抽了几本优等生的看了看,没什么新意,无非是长大了“建设祖国,报效祖国”或是“将来为祖国多做贡献”之类的空话、套话,几乎都是千篇一律。在失望之余,她随手打开了一个差等生的,上面只有一句话:“如果祖国是雄鸡,我宁愿是一粒米!”

那一刻,她被震撼了,不仅仅是新意,也为其独特的浓浓的情感。

从此,在她的眼里,没有差等生。

这个例子不能不给我们震撼,我们得到的启示是:我们眼中的优等生未必真的项项都优秀;我们眼中的差等生,也未必事事不如人。英国首相、文学家邱吉尔以及世界上最伟大的大发明家爱因斯坦就曾经是一个极其调皮的差等生。优劣并无定论,关键的是我们看待学生的目光如何。有人打过这样一个比方,看一棵树,我们只要带着欣赏的眼光,带着审美的心情,就总能在这棵极普通的树上发现美来。如果花不鲜艳,也许叶子会青翠欲滴;如果花和叶子都不漂亮,也许枝干会长得错落有致;如果叶子和枝干都不美丽,也许它长的位置很好,在蓝天的映衬下,远远看去,绰约有姿。同样道理,对待学生,看到调皮的,我们就要学会欣赏他的活泼、开朗;看到文静、腼腆的,我们就要学会欣赏他的沉静、老实;看到全面发展的,我们就要欣赏他的多面手,欣赏他的一专多能;看到落后的,甚至有严重缺陷的,我们就要学会欣赏它每一次小小的进步或某一方面小小的成功……一句话,“如果我们每天怀着欣赏和赞美的心态去看待学生,那我们一定会发现,每一个学生都是那么的可爱。”

赞美是黑暗中的一支蜡烛

有位外国钢琴家也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他16岁时因和音乐老师发生了分歧而陷入了困境。那时,李斯特最后一个在世的学生──著名钢琴家冯?索尔先生来到布达佩斯,要求他演奏一曲。他尽全力演奏了贝多芬的钢琴奏鸣曲《悲怆》和舒曼的《蝴蝶》。最后,当他结束演奏时,冯?索尔先生站起身并在他的前额上吻了一下说:“我的孩子,当我在你这么大时成了李斯特先生的学生。在我的第一课后,李斯特先生吻了吻我的前额说:‘好好记住这个吻,它是贝多芬先生听完我的演奏后给我的。’为了把这份神圣的遗产传给后人,我已等了许多年,现在我认为你应得到它。”这位钢琴家说,在他的一生中,没有比冯?索尔先生对他的赞扬更有意义的事了。贝多芬之吻奇迹般地使他从困境中解脱出来,并帮助他成为一个著名的钢琴家。

赞美是一种巨大的力量,是黑暗屋子里的一支蜡烛。冰心也曾说过,“有了爱,就有了一切”。诚然如此,当教育之爱成为普照的春晖,师生之间爱的能量就会在交换与互动中不断裂变,产生一个个教育的奇迹。

错的并不是考试

长期以来,我们以考代评,把评价简单地等同于考试,并且形成了一种“惟分数论”的社会现象,很多老师、家长、孩子因此沦为考试及其分数的奴隶。因此,有人疾呼要取消考试,并自以为是地把考试取消与否等同于素质教育的实施与否。其实,考试本身并没有错,跟素质教育,跟学生的发展并不矛盾,真正对学生产生影响的并不是考试和分数本身,而是对于分数的解释和对考试结果的处理。

有这样一个例子:一位学生从平时的65分一跃进步到85分,回家却伤心地向家长转述了教师无意中的一句评语──老师说,“连我也考了85分”。教师的一个“连”彻底打垮了孩子进步的喜悦! 这一个小小的“连”字使孩子意识到,在老师的期望和评价中,自己原来不过如此……

还有,同样的“90分”分,如果加上老师的一句批评:“你掉队了”,孩子立刻垂头丧气;相反,如果加上的是”你进步了” 的夸奖,就会给学生带来成功的喜悦和上进的信心。

这个例子告诉我们,评价的内涵与外延远远丰富于考试,从某种意义上说,发生在每天这种师生交往中的评价及其评价信息的传递,对孩子发展的影响其实远远超过考试及其分数,所以我们应讨论和关注的并不是能不能考试、要不要考试的问题,而是如何正确地利用考试和分数以及教师随机的评语等评价手段来有效地促进学生的发展。

[关闭窗口]